首页 > 特朗普栽赃武汉研究所,美专家主动辟谣,4理由力证非实验室事故正文

特朗普栽赃武汉研究所,美专家主动辟谣,4理由力证非实验室事故

原标题:特朗普栽赃武汉研究所,美专家主动辟谣,4理由力证非实验室事故

美国当地时间4月30日,特朗普在白宫疫情简报会上公开怀疑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新冠病毒,让人们对新冠病毒的起源,特别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管理情况更加关注。近日,曾经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展过合作的美国流行病学专家马泽特公开表示,“新冠疫情极不可能是实验室事故”,这种没有任何理由的怀疑,将破坏中美两国医学家的合作。

原因1:实验室样品与新冠病毒并不匹配

武汉病毒研究所作为我国专业的病毒研究机构,本身就需要收集、采样、研究人类认知的最危险的病毒,当然其安全防护等级也是最高的。马泽特曾经通过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大流行病早期预警计划(PREDICT)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专家进行过会晤和合作。虽然这一计划已经于2019年秋天被特朗普裁撤,但是马泽特对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

他表示,多年前,武汉病毒研究所就已经建立了一个人类未知病毒的共享数据库,包括美国在内的30多个国家的科学家都可以通过互联网查阅这一数据库上的信息。新冠疫情爆发之后,相关研究人员已经检索对比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共享的病毒数据库。现在给人类造成巨大威胁的新冠病毒,与武汉病毒实验室采集的样品并不匹配。这种公开透明的做法,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帮助武汉病毒研究所洗脱了嫌疑

原因2:实验室执行了最严格的安全标准

武汉病毒研究所拥有中国唯一的一处生物安全P4级实验室。早在2018年,美国官员就曾经对这个实验室安全问题提出过担忧,但是相关专家在对实验室现场情况进行评估后,发现排除了这种危险。马泽特表示,“在P4实验室,研究人员会穿着非常高级的个人防护装备,包括多层手套、护目镜、全身防护服和口罩等,完全可以保护个人的安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P4级实验室出现重大病毒泄露事故,美国人一再怀疑中国的P4实验室存在着安全隐患,其实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偏见

新冠病毒与人类已知的鼠疫、埃博拉病毒等最危险、最具传染力的病毒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专业的病毒实验室想防住新冠病毒,难度其实并不大。一般来说,科学家对未知事物都是更为重视、更为谨慎。武汉病毒实验室在研究已知病毒方面都没有犯下任何错误,怎么可能在危险程度未知的新冠病毒上出现失误呢?

原因3:人类遭遇的新病毒大多是人畜共患病毒

在人类历史上,给人类造成严重危害的病毒,大多数都来自于动物。2009年-2010年,爆发于美国的H1N1流感疫情,曾经造成全球30万人死亡,最早就起源于猪。2003年的非典病毒和此前肆掠非洲的埃博拉病毒均起源于蝙蝠。科学研究表明,现在人类每发现4种传染病,有3种来自于其他生物,人畜共患病已经成为人类的重大安全威胁。

2月份发表的一项研究已经表明,新冠病毒与蝙蝠种群中传播的冠状病毒十分相似。因此怀疑新冠病毒来源于其他生物,显然比毫无理由的怀疑这种病毒出自于防护水平很高的武汉病毒实验室更为靠谱一些。

原因4:与严密防护的研究人员相比,普通民众更容易被感染

据科学调查发现,每年有100-700万东南亚人会与蝙蝠存在密切接触,这些人在接触蝙蝠这种危险生物时,没有进行任何安全防护,病毒通过他们跨越人类与动物的边界,显然会比有严密防护的科学家要容易得多。在东亚和东南亚人口密度比较大,人类和动物的边界本来就没有那么清晰,出现病毒从动物跃迁到人的概率自然会比其他地方更大一些。

随着人类活动范围的不断扩大,对野生动物栖息地的侵扰频率会越来越高,野生动物携带的病毒传染给人类的概率也会越来越大。新冠病毒不是第1个实现从动物像人类跃迁的病毒,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中美联合研究的互信被特朗普严重破坏

据马泽特介绍,从2014年开始,武汉病毒研究所就接受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福西博士任所长的机构)的资助,对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开展了为期5年的研究。2019年项目到期后,又延长了5年。中美两国研究人员通过联合研究,掌握了蝙蝠携带冠状病毒的基本情况,为此次应对新冠疫情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是特朗普被民粹主义洗脑,4月17日在白宫简报会上被问及这一项目时,他不了解任何情况,就当即表示“将很快结束这笔拨款”,一周后美国人单方面取消了这项联合研究计划。现在特朗普大肆宣扬,武汉病毒研究所实验室泄露新冠疫情的阴谋论,对于中美两国未来开展病毒科学的合作和信息共享会非常不利。马泽特教授认为,“美国不可能在所有方面都做到世界最好”,取消与中国的科研合作,这将会使美国面对下一次人畜共患病时更加被动。

追溯病毒的起源本来是一项纯粹的科学事务,但是特朗普为了摆脱自己防疫不力的责任,刻意搅和其中,说了许多不负责任的话,不仅会破坏国与国之间的信任和合作关系,也会让美国的长期利益受到重大的损失。对于这一点,美国的科学家和有识之士是非常清楚的,只是他们没有办法改变政治人物作出的决策罢了。

感谢阅读,欢迎点评和持续关注!